只想安安静静做一坨乱码

静若处子,动如脱兔。
中二病晚期,已放弃治疗。
江郎才尽。
O captain,my captain.
心中男神千千万,死了一大半。
嫁人当嫁张宗子。
识君甚幸。

【拟人】【私设】【正剧向】蓦然回首


 
[警告!这里的语文代指被修饰加工过的历史,也就是史书上记载下的。而历史代指真实发生的。]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青玉案 元夕》』
 
应天不作为京城已经很久了,但在上元佳节,这里的繁华却丝毫不输于北京。大街小巷张灯结彩,男女老少穿梭来往,热闹非凡。画舫游船在水上漂漂荡荡,文人骚客的吟咏和歌女艺伎的笙箫一起融进秦淮河的光影里。正是百姓和乐,歌舞升平。
 
秦淮上游,一小舟泊于岸边,有两人负手立于船头,眺望着辉煌的应天府。语文开口道:“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
 
“幼安自是好才气,但不知您这位大才子准备怎么描绘眼前盛世?”
 
语文沉吟一会儿,反问道:“兄长要如何描绘?”
 
“听元宵,往岁喧哗。歌也千家,舞也千家。”
 
“这是哪位古人所作?”
 
“有人题在一本《王维诗选》上,被我碰巧看到。”【1】
 
“缘分呐。”
 
“哪里来的缘分?都是后人编纂罢了。”
 
“兄长什么意思?”
 
历史没有回答,只是招手示意舟子解开缆绳,小舟顺水缓缓向应天府漂去。“你千里迢迢从北京到应天来寻我可不是为了叙旧的。”
 
语文一听此话立刻变了脸色:“既然兄长已经知晓我也就直说了。近来宫中奇案频发,朝野上党派相争势不两立……这些是万万不能记入史书、传于后人的!陛下命我前来,便是要请您出山,修改这些记载啊……”
 
“‘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历史不以为然,踱步便要进船舱,“让后人以此为戒岂不更好?”
 
“皇家颜面何存?”
 
“你说……赵匡胤究竟是怎么死的?”历史回头,一字一句仿佛斟酌着说。
 
“宋太祖当然是因病暴毙……”话说一半却没了底气。
 
“你编你的正史,作帝王将相的家谱。”历史走上前,将愣在原地的人拥入怀中,安慰似的轻抚着他的肩膀,嘴里还是冷冰冰的话,“但事实就是事实,你我都无法改变,历史就应该是没有任何修辞、任何添油加醋的原原本本的真相。”
 
小舟已行至应天城下,城墙上挂着的灯火映着影影幢幢的人。历史指着城楼上潇洒的“应天”二字说:“你瞧,史书上记载下来的东西已经和事实相背甚远了。”
 
语文看不到历史眼中这城过去的沧桑,但他在历史的眼角看到了落寞。抬眼,尽是繁华。
 
船停了,历史背对着语文摆手道:“你就在这里下船吧,这人间烟火是属于你的。”
 
“你呢?”
 
“我只能像这小舟一般随水流消逝。”
 
“没有人愿意知道真相。”
 
语文站在岸边,他低头看着自己的手,他就是用这手提笔,去粉饰所谓太平。或许历史是对的,眼前的盛世风华都是属于自己的。
 
他回头,风吹灭了几支烛。灯火阑珊,已经看不到小舟和历史的影子。
 
语文叹了口气,向城门走去。
 
【END】
 
【1】前面“听元宵,往岁喧哗。歌也千家,舞也千家。”是我摘自一位太太的文,ID是《王维诗选》。
就当是表白太太啦!
 
——————————————————
 
最近难产得厉害,可能学理科已经疯魔了,每天早上迷迷糊糊的时候还想着做数学题。
一切源自白姑娘的脑洞“灯火阑珊已无人”。
本来她的想法不是这样,可我就是想写他们撕逼。
这个主题有点深奥,完全没写出想要的效果。至于为什么是语文,因为我想不到应该用什么代指。
至于三观问题,仁者见仁啦。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