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想安安静静做一坨乱码

静若处子,动如脱兔。
中二病晚期,已放弃治疗。
江郎才尽。
O captain,my captain.
心中男神千千万,死了一大半。


 
初三绝对是我人生中最难熬的一段时间,讲真。
 
清明过后下了场雨,学校的花终于开了。
但问题是它看上去像是假的。
可能大家都是假的。
 
————————————
 
有天我同桌跟我说:“你要不要去练练字,人都说字如其人我咋没觉得。”
我把她的头按在了桌上。
“哎呦你还打我,我夸你好看……”
我接着按。
“不是……哎,我说实话……”
“去你妈,你现在闭嘴还来得及!”
 
——————————————
 
近来我发现比秀恩爱更可怕的是暗戳戳秀。
而我同桌身为我的战友完全没有作为我们组唯二的单身狗的自觉。
 
中午在教室的人少,周五只有我、白姑娘、璐如还有阿苏,以及两对恩爱狗。本来狗也在的,但似乎因为伤害太大扛不住离家出走了。
恩爱狗之一猪:你们过来坐,万一老寇进来你们还能挡挡。
我们:挡个屁,滚。
后来狗回来了,猪又叫狗过去坐,狗表示要坚守内心的正直,回答:不,我不!
最后,两对恩爱狗互相秀了一中午。
 
————————————
 
突然很喜欢“落难英雄”这个词。
 
————————————
 
今天考完试,觉得估分比看鬼片更吓人,肾上腺素蹭蹭往上飙,直接导致我现在一点也不想学习。
 
明天过生日。
过他娘的。
 
————————————
 
同人文来教你谈恋爱了。

——————————————
这个排版绝对是人生的污点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