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想安安静静做一坨乱码

静若处子,动如脱兔。
中二病晚期,已放弃治疗。
江郎才尽。
O captain,my captain.
心中男神千千万,死了一大半。
嫁人当嫁张宗子。
识君甚幸。

当我们在追忆时我们在追忆什么


 
今天愚人节,居然没有人搞事情,这真的还是我的同学们吗?
但我还是成功的让她们以为我不去学校。
 
但可怕的是,已经四月了,学校的花怎么还没开?
我是不是见不到桑葚结果了?!
 
————————————
 
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
独缺子厚一人。
(语文课被自己虐到也是没谁了)
   
————————————
 
还是语文课,老王骂人,说我们不知尊师重教,已经丢弃了传统。
那一刻我觉得我就是个预言帝。
 
老王讲《台阶》,全班深入讨论了一节课人生意义与理想,课堂气氛甚是和谐。在临下课三分钟的时候,昭泽兄举手,用正常音量(很多人都没有听到过)说:“我觉得这篇文章不应该这样解读。”
直接否定了前面一节课的成果。
 
老王让我们写小练笔,全班绞尽脑汁写了一节课,他收起来说:“这个明天公开课给7班用用,我不放心他们的写作能力。”
所以,给他人做嫁衣裳咯?
幸好我是瞎写的。
 
————————————
 
拍了准考证上的照片,据老寇说他看完后一中午没睡着觉。
我几乎能想像出如果我站在身高尺前面举着牌子拍正面和侧面照片的样子了。虽然我希望没有那一天。
白姑娘说那简直和身份证上的照片一样难看。但问题是,身份证还能换,这个只有一次啊!
一世英名尽毁。
 
——————————
 
被女神实力安利了王开岭,今天看他的《古典之殇》,有讲到北京的鸽子。
学校也有鸽子,但丝毫没有作为鸽子的自觉。我至今相信,那笼子里肯定有鹅。
 
我也没觉得城市有他说的那么糟糕。可能是因为生活在三线城市,还不在市中心的原因吧。
 
————————————
 
“是谁用如烟般的字体在南方的群星间写下你的名字?”
是我。
 
————————————
 
天晓得我是多么热爱生活。

评论(4)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