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想安安静静做一坨乱码

静若处子,动如脱兔。
中二病晚期,已放弃治疗。
江郎才尽。
O captain,my captain.
心中男神千千万,死了一大半。
嫁人当嫁张宗子。
识君甚幸。

花开时节


 
今年的立春恰逢正月初七,街两旁的人家都纷纷竖起春幡,各式各样的羽毛和温室花卉霸占了人们的全部视线。
 
拾叁不喜欢这一天,因为年过完了,她也要开学了。
 
北方的朋友说,他们那边的习俗是要吃春饼。“听起来很像丝娃娃。”拾叁说。但朋友把它描述成“山东大煎饼”。和朋友不知道啥是丝娃娃一样 ,拾叁也不知道什么是大煎饼。南北方的代沟真是比黄河长江加起来都深了。拾叁想。
 
元宵节前拾叁回到了学校,看着那一树孤独盛开着的腊梅,她遗憾地想应该有些雪来配才对。没想到第二天便是倒春寒,难得的一场雪飘飘悠悠地下了起来。拾叁发誓她死而无憾了。就像余秋雨写的那样,浅黄色的腊梅花上落着洁白的雪,让人不忍心走近,但又隐约怕雪打落了梅花。
 
拾叁最终只是远远拍了照片发给一冬天既没有雪也没有梅的朋友看,搞得他们大为光火,怒吼着自己可能活在假的北方。
 
拾叁是管不了这么多的,她找了一截仍有几朵花未谢的断枝,插在讲台的花瓶里。就着后面一黑板的数学公式倒是别有一番滋味。
   
果然文科生就是能把日子过成艺术。拾叁颇为骄傲地发博客炫耀。
  
“一候东风解冻,二候蜇虫始振,三候鱼陟负冰。”古书里这样描述立春。
   
“六九冰开,七九燕来,你是立春之后,一树一树的花开。”冯唐的诗这样写。
 
雪依旧在下,梅花也依旧开着。现在,它们都完整了。
 
“最是一年春好处,花开时节动京城。”诗是瞎掰的,但景确是实实在在的春色。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