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想安安静静做一坨乱码

静若处子,动如脱兔。
中二病晚期,已放弃治疗。
江郎才尽。
O captain,my captain.
心中男神千千万,死了一大半。
嫁人当嫁张宗子。
识君甚幸。

继续讲讲这一周又发生了什么


 
阿苏写了篇短文,很虐,很文艺,题目叫“春和景明”。
我想了五秒钟接上了下一句。
这种调调似乎已经离开我很久了。
 
——————————
 
我们组都是奇才。
数学课老寇让小组讨论提问题,我们在讨论被叫起来谁回答,最后一致推荐昭泽兄。
“你看啊,你这是受任于败军之际,奉命于危难之间……”
“今当远离,临表涕零,不知所言。”
“组长这个人啊,你得辅佐则跟她混,不行就取而代之吧……”
我不是很清楚好好的数学课怎么成了白帝托孤。
 
——————————
 
以后打王者荣耀是不是碰刘备诸葛亮刘禅必死啊。

——————————
 
组长说在我们这一片,璐如是主宰,我是野怪,其他人是炮车啦小兵啦之类,而她自己就是一丛草。
 
——————————
 
有天同桌问我墨子是谁,在我想从兼爱非攻说起时突然反应过来,她问的似乎是王者荣耀。
于是我回答:不知道。
 
————————————
 
农药害人。
 
——————————
 
每次看到大大更新,我就有一种“垂死病中惊坐起”的感觉。
(小孩子不要学我瞎用古诗)
 
————————————
 
至于我在新一星期的愿望,百校联考不挂就行。

评论(10)

热度(6)

  1. 忆岺浅只想安安静静做一坨乱码 转载了此文字
    然而我们组向来是我这个组长上,冷漠.JPG 祝百校联考后还能见到活着的我╮( •́ω•̀ )╭ 如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