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想安安静静做一坨乱码

静若处子,动如脱兔。
中二病晚期,已放弃治疗。
江郎才尽。
O captain,my captain.
心中男神千千万,死了一大半。

这一周你过得怎么样?


“手机和枕头就是我生命中最可怕的不良诱惑!”
我揉揉她头发:“那么你就是世间第三种不良诱惑。”
 
若逢新雪初霁,满月当空
下面平铺着皓影
上面流转着亮银
而你带笑地向我步来
月色与雪色之间
你是第三种绝色
——余光中《绝色》
 
——————————
 
同桌突然宣称她就是组长的女朋友,隔壁猪表示他也得找个男朋友了。
我说,你不考虑一下狗吗?他用一种得意的语气回我:“我们已经在一起了你不知道吗?”
我突然想起来上午我问狗,他是要和班长在一起还是和绵绵在一起,他居然说哪个都不,原来真相是这样的……
 
——————————
 
绵绵坚称班长插足了他和狗的感情,但白姑娘认为是他插足了狗和班长。
白姑娘一气之下再也不写绵绵和狗的段子了。
我最亲爱的cp就这样拆了。
 
————————————
 
等一下,狗和猪不是已经成了吗?
 
————————————
 
物理×数学其实挺萌的,毕竟我们赵总可是专怼老寇一百年。
 
————————————
 
我在新一星期的愿望是:
世界和平,并可以从皮皮如的魔掌中活下来。
写完这句我觉得我必死无疑了。

评论(5)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