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想安安静静做一坨乱码

静若处子,动如脱兔。
中二病晚期,已放弃治疗。
江郎才尽。
O captain,my captain.
心中男神千千万,死了一大半。
嫁人当嫁张宗子。
识君甚幸。

人生与理想(没睡醒时的产物)

 
她在凌晨五点的时候才迷迷糊糊地睡去。
 
或许应该再睡一觉,而不是躺在床上听一个不知道哪根筋抽了的中二少年讲他要背着萨克斯到远方流浪,写一首诗能换十桶泡面。
 
她不是很在乎和这种满嘴跑火车的人打赌,赌一顿饭或一瓶酒。谁也没看出来这个约定对她有什么好处,就当是为提前庆祝半年后的升学考试,以纪念那逝去的作文分。
 
她更不在乎请别人喝一顿酒,在平均首次饮酒年龄为14岁的今天,他们似乎还是给这个数据拉了后腿。她其实很想找个人一起喝得酩酊大醉然后睡在路中央。
 
那少年不再理她了,她多少有点失落。但很快爬了起来,开始思考是去与函数做斗争还是很认真地挥霍青春。
 
她喜欢流浪,虽然嘴上仍说着我家里人不让。
 
也许我骨子里其实是个乖女孩。她想着,抬手给了自己一耳光。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