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想安安静静做一坨乱码

静若处子,动如脱兔。
中二病晚期,已放弃治疗。
江郎才尽。
O captain,my captain.
心中男神千千万,死了一大半。
嫁人当嫁张宗子。
识君甚幸。

莫道来处,莫问归途

 
在过江十几天后,我们终于找到了他在信里提到的地方。
“这儿还是有很多古镇的,毕竟是江南地区。”在我们向客栈掌柜打听七宝镇时,她这样介绍。
“你确定他在这里吗?”师弟问。
“他得在这里。”
   
夏天的阳光很毒,空气中水汽弥漫,热得像蒸笼一般。小师弟耐不住,躲在房间里不肯出来,找人的事情全数丢给我来做。
我站在渡口上张望,想找舟子载我在这镇里转转。可渡口的乘客远比我想象的多,他们大多带着笨重的行李,操着各地的口音,携家带口登上那小小的木船。
“天下仿佛还太平吧 怎么这么多难民似的人呢?”我问近旁的船夫。
“天下还太平,是他们自己不太平。”那人嗤笑道,“都到这世外桃源避灾来了,可让我们不太平啦。”
我上了他的船,他一撑蒿,船离了岸,橹一下下摇着,掀起河面一波一波的水纹。两岸的房屋多枕河而建,有许多台阶从两栋小楼间伸出来,直直插进水里。有女子桡小舟而过,轻柔的小调有点撩人。
“怎么样?”船夫见我出神,问。
“很美。”我喃喃道,“不怪他要到这里来……”
“公子是来寻人的?在这儿寻人可不容易。”
“怎,怎么?”
“这里的流水太清,桃花太艳。这里的小食太甜,这里的女人太俏。这里的绘画不够苍凉遒劲,这里的诗歌缺少壮士登高的悲壮——”
“——但是别担心,这里很快就不再适宜躲藏了。”
靠岸,我向他道谢,问他可要什么报酬。他摆摆手,摇着橹,驶入另一条河道,看不见了。
   
我回到客栈,叫师弟收拾东西回家。他问我可找到了人,我回答没必要找了。
“怎么跟师傅交代?”
“告诉那死老头,天下太平着呢。”
 
——————————————————————————————
 
后续是什么不存在的
也许有?

评论(2)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