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想安安静静做一坨乱码

静若处子,动如脱兔。
中二病晚期,已放弃治疗。
江郎才尽。
O captain,my captain.
心中男神千千万,死了一大半。
嫁人当嫁张宗子。
识君甚幸。

这周的语文作业是给刘和珍写挽联。
写完之后我觉得得给自己再写一副。
 
——————————————
 
下午跟白姑娘颜颜去了市图。和省图相比市图更有现代感,而且阅览室是开放的。
桌子上的灯很漂亮,有点复古的感觉。
有自助借还书的机器真是太棒了,更棒的是无论书还是读者证和省图都是可以通用的。
有查询的功能也很棒,虽然结果是我想找的书根本没有。
但其实一排一排书架穿梭也挺好。随着脚步声书架上的感应灯会哒的一声亮起来,很有节奏感,更何况我还在听《十面埋伏》。
借了本《做饭》,汪曾祺先生的。
站在一楼大厅里仰视在楼层间交横穿梭的漫长台阶,鼻尖萦绕着小甜饼的味道,感叹图书馆真是天堂的模样。
太爽了!
 
——————————————
 
网易云对我怕是有什么误解。
自从听了《二泉映月》以后日推慢慢就不对起来了。
 
——————————————
 
我对世界,世界对我,怕是有很深很深的误解。
 
——————————————
 
决定要买宋裤和褙子了。
最近负能多,总得有点让人开心的事情。
 
——————————————
 
前桌的妹子叫紫嫣,我想了半天蹦出一句“原来姹紫嫣红开遍,都付了断井颓垣……”
不能是从这句里取的名字哇?
 
————————————
 
想点一点手工技,后来发现技能点怕是都用在脑洞上了。
指甲油兑水,用一根坏了的书签抹的。
就问你六不六。
讲真还是很喜欢这个颜色的。
 
————————————
 
就这样吧,晚安。

一篇拖了很久很久的读书笔记
开学了其实不算忙
但是很烦
很烦
毫无干劲

待红旗飘飘扬四海,道一声好去好归来

 
 
又是一年国庆了,不是整数,不是啥节点,没啥大事(也可能是没看新闻的过)。总之平平淡淡,没有一点气氛。
 
————————————
 
今儿去漫展,本来是跟白姑娘、阿苏还有琴少一起,到了门口碰上国荣炮哥,再后来又遇到了大头,七个人组队逛漫展。
 
同学们都蛮久没见,甚是想念。聊起天来,还是原来的样子。但是遇到各自高中的同学,还是隐隐约约有种不安:大家都有新同学了。
 
合照反反复复看了好多遍,真是暖心。
 
——————————————
 
新同学也有遇到,还是很开心。见到了另外一面,略有意外啊喂。
 
果然,是时候释放本性了。
哈哈哈
 
——————————
 
好了同志们,其实开学这么久,你们认识的都是假的我。
 
——————————————
 
然后,就是有点莫名失落,坐在高中教室里都是不真实的。
 
第一排,恰好能看到对面办公室窗外的枝叶,这时候就会庆幸,现在所谓烦恼,不过年轻时的小心思罢了。
谁上学时没中二过似的。
 
——————————————
 
大家,生死由命,富贵在天。
好去,好归来。

与活着有关

 
 
心理课老师发了一张调查表,得分的高低反映着心理问题,分越高问题越大。300的满分,我得了86,我同桌79(还是在我告诉他你身为处女座自我强迫得分不可能比我低于是又给自己加了几分的情况下),在我俩以为已经是全班最低的时候发现隔壁一个女生竟然只有70分。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平时看上去活泼开朗的中二少年102,隔壁疑似缺根筋的小帅哥125,彪悍的饼儿竟然160+?!
 
那,那我认识的都是谁?!
 
————————————————————————
 
日子嘛,就是要过得开心一点。
哪怕在钱包里又找到了十块钱也可以开心地飞上天。
 
“田螺姑娘给我的钱包里塞钱啦!”
 
————————————————————————
 
最近尤其觉得,自己老了,闹不动了。
 
我就想捧个保温杯颐养天年长命百岁咋就这么难呢?!
 
现在的年轻人怎么都这样呢?!
 
————————————————————————
 
好累,好想我的小可爱们。
 
我可能,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坚强。
 
————————————————————————
 
“血迹早就干涸了,活着。
要活着。”

贞观、永徽之时,虞、魏诸公,稍离旧习,王、杨、卢、骆,因加美丽,刘希夷有闺帷之作,上官仪有婉媚之体,此初唐之始制也。神龙以还,洎开元初,陈子昂古风雅正,李巨正文章宿老,沈、宋之新声,苏、张之大手笔,此初盛之渐盛也。开元、天宝间,则有李翰林之飘逸,杜工部之沉郁,孟襄阳之清雅,王右丞之精致,储光羲之真率,王昌龄之声俊,高适、岑参之悲壮,李颀、常建之超凡,此盛唐之盛者也。大历、贞元中,则有韦苏州之雅淡,刘随州之闲旷,钱郎之清赡,皇甫之冲秀,秦公绪之山林,李从一之台阁,此中唐之再唐也。下暨元和之际,则有柳愚溪之超然复古,韩昌黎之博大其词,张、王乐府得其故实,元、白序事务在分明,与夫李贺、卢仝之鬼怪,孟郊、贾岛之饥寒,此晚唐之变也。降而开成以后,则有杜牧之豪纵,温飞卿之绮靡,李义山之隐僻,许用晦之偶对,他若刘沧、马戴、李频、李群玉辈,尚能黾勉气格,将迈时流,此晚唐变态之极,而遗风余韵犹有存焉。
 
《唐诗品汇》 明·高棅
   
——————————————
 
终于开始读《夜航船》,偶然看到,可以说是非常全面了。
 
——————————————
 
世间极闲适事,如临泛游览、饮酒弈棋,皆须觅伴寻对。唯读书一事,止须一人,可以尽日,可以穷年。环堵之中而观览四海,千载之下而觌面古人。天下之乐无过于此而世人不知,殊可惜也!
 
《快园道古·言语》 明·张岱
 
——————————————
 
练习册的题,真是讲出了心里话:不愧是张岱!

间接性踌躇满志,持续性混吃等死

  
 
勉强混过中考,摊了个不好不坏的高中上,进了一个还算可以的班,遇上了一群只比原来的更闹腾的同学。
 
哇,这就是我的高中生活。
 
——————————————
 
是谁让我对高中有极其美好的印象的?
谁告诉我文科生是可以把日子过得跟诗一样的?
文科生一起不是他妈吟诗作对是在数学中垂死挣扎!
 
————————————
 
偶然听到前方的中二少年讲他要上中戏,使正趴在桌上当咸鱼的我万分惶恐:我要振作起来,学习!
 
然后我爬了起来,翻开语文书。同桌见状跟我讲:“看书干嘛?”于是,我们愉快地讨论起该养一只什么样的鸟。
 
——————————————
 
我的同桌是个老干部。
每天哼着《国际歌》,叫我从桌上起来时雷打不动就一句:“苏联解体了!”(这时中二少年就会跟一句:大清亡了!我会回一句:跟我有屁关系!)
今天他跟我说要买件长衫,鲁迅那种,还想养只喜鹊。我说,你整一鸟笼子,弄两只画眉啦百灵啦能叫的,提溜上,早上到公园里转悠去,肯定能在一众大爷中脱颖而出,吸引众多大妈的注意。
 
然后他否决了我的提议,坚决要养喜鹊。
 
——————————————
 
嘛,很久没写的随笔又回归了,只不过人物换了一拨。
我毕业了。
我升学了。
依然爱你们,所有人。
永远。

开学没两天,竟然有点累?
大概是被宠坏了。
 
新同学都很棒,一群大佬,我一条咸鱼在其中瑟瑟发抖不知所措。
 
字丑,被来想写英文版,后来觉得我那丑不拉几的棒体字没啥好看的。

【七夕贺文】鹊桥会

 
 
(我将如何贺你
在今宵
在这秋雨连绵的晚上)
 
你讲天上有星辰
星辰曾是人
人间每一次相遇
不存在久别的重逢
 
姑娘啊我亲爱的姑娘
那些弹着木吉他的小子怎么唱
唱悲伤的太阳和永恒的月光
还有你指尖的烟草味道
告诉我 我的姑娘
古老传说的结尾你泪满衣裳
 
波光粼粼的是银河
吱喳吵闹的是喜鹊
对岸的人伸出手
碰到你的脸庞
看我!看我!
你的双眸中映着我的目光